经典案例

Clinical pathway
首页 - 经典案例 - 经典案例
活产?死产?“生”“死”之争
发布日期:2018-12-06 浏览次数:797


【诊疗经过】

2015513日,产妇D因孕11+6W医院初诊建立孕产妇保健手册并定期产检,其末次月经201522日,预产期20151127日。其后产妇每次均按期产检,孕中期行“唐氏筛查”、胎儿系统超声筛查均未见明显异常。2015815OGTT试验两小时血糖8.3mmol/L,门诊予饮食控制,2015116日空腹血糖5.1mmol/L20151120日超声:胎儿头位,LOA,双顶径93mm,股骨长75cm,胎盘子宫前壁II+级,羊水最大径线53mmS/D2.28PT0.76RI0.54

20151127日,产妇系孕40W医院检查无临产指征,于2015123日即孕40+6入住W医院待产。入院时查体:宫高35cm,腹围110cm,胎方位LOA,胎心140/分,宫缩, 先露头,高低-3,胎膜未破,宫颈长度2+cm,宫口未开,预估胎儿大小3600g。当日B超检查提示:宫内妊娠,单活胎(LOA),符合孕周,胎心胎动好,胎盘Ⅲ级,羊水指数47mm,脐血流S/D3.38PT1.44RI0.70。入院诊断:G1P0,孕40+6周,妊娠期糖尿病,羊水过少124日上午W医院直接使用催产素引产,催产素静脉滴注记录显示:上午9:45开始使用浓度0.5%催产素5d/分滴注,后慢慢加快滴速至40d/分。10:30产妇出现阵缩25/5-6′,11:15阵缩25/4-5′,11:30开始至15:01规律阵缩30/2-3′。15:30宫口开1cm,高位“-1”,胎膜未破。其后医院继续给予0.5%催产素40d/分静脉滴注一直到18:45,此时宫口开1+cm,高位“-1”,胎膜未破,期间规律阵缩30/3′,胎心正常,20:00阵缩20/5′。1251:00阵缩20/7-8,胎心124/分,1:00以后胎心逐渐减慢,最低50-60/分,医院给予吸氧等处理。3:30宫口开6cm,先露“0”,胎膜破,羊水未见。此时医院胎儿窘迫为由行子宫下段剖宫产术中见羊水胎粪样,量约50ml4:04ROP位取出一男活婴,重4200gApgar评分1分(心率约20/分,无呼吸)。新生儿重度窒息交儿科抢救,5:35因抢救无效宣布临床死亡死亡

【尸检意见】

新生儿死亡后,医患双方共同委托安徽某司法鉴定中心于129日进行尸体解剖病理检验,2016114日鉴定中心出具如下鉴定意见:

根据法医病理学检验所见,结合临床相关资料,分析说明如下:产妇D某之子,男,胎龄41+1

1D某之子尸体法医病理学检验中呈现以下主要特征:发育成熟,诸脏器未见发育畸形;尸检体重为4156g,身高55.5cm,该胎儿娩出体重应在4156g以上,临床记录体重为4200g应较为客观;该胎儿大体及组织学特征均提示其具有生活能力;未发现致命性器质性病变及损伤;一般窒息征象显著等。

2D某之子应为死产,胎龄41+1

法医病理学判断死、活产的指征是胎儿娩出后是否进行过呼吸。该儿肺浮扬试验及胃肠浮扬试验均呈部分阳性,结合临床在其娩出后曾予心肺复苏处置,死、活产的可能性均存在。但该儿两肺组织学呈现扩张的肺泡及支气管内充填大量羊水结构,提示其存在宫内呼吸,浮扬试验阳性的右肺中、下叶存在散在大泡状扩张之肺泡且泡腔空亮,系人工呼吸所致,胃内气泡亦如是。结合剖宫产娩出时胎粪样羊水仅约50mlApgar1分,因此,D某之子存在宫内窘迫,娩出后无自主呼吸。

3D某之子死于宫内窘迫

该儿具备生活能力,无致命性器质性病变与损伤,尸体表现一般窒息征象显著,结合临床资料显示产程中羊水少、胎粪样、突然胎心明显变慢等